霜曦

全职杂食,主周叶 韩叶 ALL叶
希望大家能多提建议
还有我玻璃心的,不能接受我的拖延症就不要随便关注又取关
现在高三,填坑慢但是不会弃的
感觉现在自己就随时挖坑
我大概是条咸鱼了(躺)

所以有需要点福利之类的吗?更新或者点文?
更新的话这个星期我尽量多肝一点,可以要求更哪一篇(虽然不见得能肝出来)
点文的话cp随意
没有就算了
有效期到10.23结束

[全职][all叶]向导的正确打开方式(7)

前文戳tag

短小的一更

-----------

1

  “叶修!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在学校医务室抽烟!”陈果经过医务室,看见蹲在门口吞云吐雾的叶修。

  陈果的怒吼吓得叶修手里的烟都差点掉在地上了,安静一秒,叶修掏了掏耳朵,“知道啦,陈大校长,你看我这不是都在门口抽了吗?我明明是个遵守校规的好老师,是吧?”

  “你这人真是……”陈果气不打一处来,转身就想走。步子还没迈开,又折回来,“我真的快要被你气死了。对了,你记得这个月月底有荣耀总部的校庆邀请,我们兴欣就我、你还有其他几个哨兵去参加,但是我有其它事儿要忙,所以还是需要你照顾一下兴欣的学生,如果有比赛的话尽量不参与,我们学校小,惹不起那些大分院,能躲就躲,反正也就几天时间。”

  “好嘞。”叶修再吸了一口,抖抖烟灰,顺着墙站起身子,把烟摁灭在一旁的垃圾桶里。“没事我就先进去了,陈校长您忙。”

  “叶修你……算了算了,别生气。”陈果觉得叶修态度敷衍,却又无可奈何,谁让全学校就他一个S级向导呢?陈果努力安慰自己,平复心情。

2

  “方锐?”

  “叶秋?”

  两人大眼瞪小眼,对于看到对方,两人都很惊讶。叶修来兴欣的时间也不算短,可愣是没见过方锐一次,翻了兴欣所有哨兵的档案,可里面没有方锐着名字。方锐也是很懵,他刚刚转到兴欣没有多久,就被派出去执行任务,连档案都还没来得及转入,一去就是好几个月,才回来就被叫着去参加校庆,知道有个叫叶修的新校医,当时就觉得和叶秋的名字挺像的,结果他真的是叶秋?是改名了?

  “你好,我叫叶修,不是叶秋。”叶修觉得方锐的样子像个傻子,笑得他说话的声音都止不住的在颤抖。

  “你明明……”那张自带嘲讽的脸除了叶秋,方锐觉得没有别人了,而且他还认识自己。“……算了,不管你是叶秋还是叶修,我们都认识吧?”

  “嗯……算是吧……”叶修算是变相承认自己是叶秋了,不过事情可能一时半会说不清楚,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。

  “等等……你是个向导对吧?你既然是我们学校的校医,就应该是个向导。”

  “嗯哼?”

  “叶秋可是个哨兵啊……”方锐的脑子都乱了:叶秋?叶修?

  “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该出发了,还愣在那干嘛呢?”荣耀学院的飞行器已经到了,兴欣的人都已经上去了,就方锐傻愣愣地杵在哪里,叶修还是出声提醒了他。

  “……好。”

3

  飞行器稳稳当当地降落在荣耀总部门口的不远处。

  荣耀总部用硬质合金包围,高墙上镂刻着花纹,带着隐隐地压迫感。在门口用冰冷的钛合金阻隔内外,透过门的间隙能望见学院内的一草一木。

  兴欣一行人被领着走到门口的传唤器处。

  “兴欣分院抵达,请求通过。”

  “滴滴——”门向内打开,欢迎来人。

  “走吧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
我发现我的语言苍白,词汇匮乏
描写不出想象的那种感觉
有没有什么方法提升啊……
〒▽〒

[全职][all叶]向导的正确打开方式(6)

前文戳tag

-----------

1

  “老韩啊?好久不见啊。新杰也是。”叶修忽略韩文清难看的脸色,若无其事地和他打招呼。明明是韩文清带着张新杰专程来堵叶修的,但是看样子好像是反过来了?

  张新杰离得远,只是微微点头示意。韩文清却不能冷静。“叶修!”韩文清一拳头就呼到叶修的面前,叶修也不躲闪,看着它硬生生地停在了距离自己脸不到五厘米的地方。

  “老韩,你这见面方式有点特别啊?”叶修拉着韩文清的手臂,一下子蹭到韩文清眼前,脸上自带着嘲讽的笑容让韩文清快要忍不住揍他。

  “你废什么话!来打一架。”韩文清挣脱叶修的控制,按住叶修,逼迫着叶修看着自己,眼神燃烧着战斗的欲望。

  “诶这不公平吧?你还带着个牧师?张新杰,你也是,不管管你们队的韩文清?再说了,哥现在只是个向导,哪里比得过你这种3S的哨兵啊?别闹了,哥还有事儿呢。”叶修自然是不愿意接受这种莫名的战斗邀请,特别是在对手是韩文清的条件下。

  “前辈,我不会干扰你们,放心。”张新杰站在制高点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,推了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。

  韩文清不理会叶修的唠唠叨叨,再次出拳,这一次没有停下,而叶修只能闪躲,趁着空隙打开君莫笑:“你这样我只能拿君莫笑陪你了。”

  韩文清停下手中的动作,同样的,用大漠孤烟迎战。

  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空气中格外清脆,不时还因为摩擦而产生了火花。

  “噌——”韩文清的大漠孤烟突然一晃,千机伞恰好击中要害,胜负已分。

  “好了,今天就……嗯?”叶修见局势明了,也就选择点到即止,收回千机伞,解除君莫笑,刚准备打个招呼就直接走了,却发现韩文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?结束了战斗,也解除了大漠孤烟,但是韩文清的眼眶发红,眼球布满血丝,颈部和手臂能看见明显地青筋暴起,这是情绪失控了?

  “新杰,你说这该怎么办?”张新杰不知什么时候从上面下来了,站在叶修身边,看着韩文清狰狞的面部,思索着什么。

  “按照《哨兵观察报告》的描述,应该只需要按住韩队,来一管向导素就好了。”张新杰从衣服里翻出来本厚厚的小书,在书上找到了答案。

  “所以按住韩队我来,前辈你就努力分泌向导素就好了。”合上书,张新杰又推了推眼镜,脸上严肃认真。

  “……我尽量。”叶修有些哽,才恢复向导身份没多久,就发现还是以前伪装哨兵的日子轻松,只用做做任务,再帮嘉世打打比赛就好了,现在却还要为了韩文清分泌大量向导素?人生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。



2

  “嗯……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了。”叶修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韩文清,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,就知道没有什么大问题了。韩文清的情绪已经稳定了,只是可能因为精神上还是有些虚弱,陷入昏睡。

  “多谢前辈,不过可能还需要麻烦前辈帮我把韩队一起扛回霸图才是。”张新杰从叶修怀里拉过韩文清的一条手臂,扛在肩上,有些费力。

  “新杰你不是也是哨兵吗?不至于连老韩都扛不起吧?”叶修有些怀疑张新杰的动机不纯,还是把韩文清的另一条手臂搭在肩上。

  “前辈也说了,我的职业是牧师,虽然本人是哨兵,但是并没有进行太多的力量训练,只有最基本的能力,韩队也不轻,我扛回去是没有问题,但是会很吃力,要是这个时候遇到敌军就危险了。而且韩队现在这样也不无前辈的原因吧?我相信前辈不会放着我们两人的安危不管吧?”张新杰露出一个无(xin)辜(zang)的微笑。

  “好吧,我就好人做到底吧。”叶修也不是看不出张新杰似乎有什么特殊的目的,但是韩文清现在的样子确实是有一点自己的原因(大多还是韩文清自作自受?),好吧看着是这么多年老对手的份上,还是帮他一把吧。

  “霸图在这个方向,前辈应该记得吧?”张新杰指了指霸图的大致方向。

  “怎么会忘?哎呦老韩还真的有点重……”别看叶修被压得龇牙咧嘴的样子,其实也并没有多重,只是叶修似乎发现了什么,刻意地嘲讽到。

  “……”肩上的韩文清沉默不语,似乎是真的昏迷了,但是若用心观察,会发现他的眉毛已经皱在一起了。



3

  霸图,韩文清卧室内。

  叶修走后,张新杰看见韩文清从床上起身,睁开了眼睛,走到韩文清面前,一语道破:“韩队,叶修早就发现你在装了。”

  “哼。”韩文清也不反驳,因为叶修一路上的垃圾话中有大半都是针对他说的,“你不是也乐见其成吗?我看你聊得挺开心的。”

  “那是,也要多谢韩队成全。”张新杰笑得灿烂,脸上仿佛带着被宠幸的妃子一样的骄傲。

  “闭嘴。”韩文清想一拳打在张新杰脸上。

  “那我先出去了,韩队要好·好·休·息。”张新杰刻意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读音,也不久留,转身离去。

  “哼。”韩文清一拳打在被子里,却是软绵绵的无力感。为什么自己要帮情敌创造机会?

-------
我高三了,各种考试各种忙,然后更新就很慢,然后要关注我的朋友一定要谨慎,想好不会随便取关,再关注,因为我玻璃心,平时上lof一看掉粉真的也是很难过,就会不想更文的那种,失去了最开始写文的新鲜感 ,就没有动力,拖延症随时犯。
当然也谢谢一直没有取关的小可爱,谢谢你们包容我这个文笔辣鸡,还不勤奋的作者。比心( ˘ ³˘)♡

是这样

待君归——ooc写手:

( |・ω・`)

茶雨☔薄荷:

是我。多评论啊_(:з」∠)_

叶柒柒和叶子酱:

其实我我我……评论……!你们都是天使啊呜呜呜【捂脸】

哈药三金葡萄糖酸钙口服溶液:

当格子太太评论我

帕洛斯V:

是我

透明人一个qwq:

是的

白之纸黑之字:

这就是我啊!!!特别是评论!!!

雨萧:

是我!!!

三花豚🌸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[全职][乔叶]初恋这件大事

大学校园paro

ooc预警

文不对题

一帆小天使生日快乐!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1

  “bi——”裁判一声哨响,兴欣篮球队与霸图篮球队的比赛画上句号。

  兴欣的观众席一片欢呼,隔壁霸图却是唏嘘不已。这是兴欣的队长叶修转校后第一次与霸图的比赛,但两队的人却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他们是对手,一直都是。

  “呼——”叶修长舒了一口气,随手抹去脸上快要滴进眼睛的汗水,走到休息区。

  坐着冷板凳上乔一帆自然地站起身,递上了毛巾和矿泉水,替叶修擦了擦脸。“前辈今天的发挥真好。”

  “谢了,一帆。”叶修接过水瓶,盖子已经拧开了,仰起头灌了几口,又接过毛巾随意的抹了几把。“我看了你今天上场的那几分钟,还不错,我就知道1号位比2号位更适合你,不过还是需要多练习,你的意识很好,只是有时候技术限制了你,这些都不是大问题,我相信你能做的更好的。”(ps:一号位 控球后卫 简而言之就是传球的重要位置 二号位 得分后卫 外线准头稳定性好 信息来源于百度)

  “谢谢前辈,我会努力的!”乔一帆眼神坚定地看着球场,却不直视叶修,只用余光偷偷地观察着叶修的神情。叶修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

  “好啦,我相信你。诶,你看那些没良心的,都走了那么远了,不知道是有多急着吃饭。”叶修一把揽过乔一帆的肩膀,揉了揉乔一帆的头发。

  “嗯!”乔一帆也不反抗,拿好了东西,乖巧地由着叶修搂着他,哪怕这个样子并不舒服,反而有些别扭。



2

  胜利了自然是要去庆祝一下,总免不了在大排档吃吃喝喝。

  吃饭接近尾声,除了叶修大家都喝了不少。

  “老叶,你说我们也都一把年纪了,你看看那些小年轻,还不是打不过我们,老夫当年……”魏琛明显喝多了,开始唠唠叨叨地细数从前了。今天比赛赢了,但其他实上场也就打了十分钟不到,但是他高兴啊,他觉得自己还能继续打比赛呢。魏琛不到三十,但是年轻的时候落下了太多病根,上场的时间一长,身体就明显地吃不消,魏琛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老了,不行了。

  “老魏,不是我说,你这话我听过好多次了。何必呢,赢了就好了。”叶修也知道,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受,但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这样安慰他,也似乎是安慰自己。魏琛醉了,但没有喝酒的叶修没醉。

  “前辈……”乔一帆也喝得有些迷糊了,毛茸茸的脑袋蹭到叶修身边。

  “一帆?怎么了?”叶修端着水杯回头。

  “前辈……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……”乔一帆的话语断断续续,明显有些神志不清了,“为什么……我从微草转到兴欣就是因为你啊……你说……你觉得我是职业选手……我真的好开心……”

  “一帆……”叶修刚想说几句,乔一帆却伸出手指堵住叶修,继续说着:“嘘,听我说完哦……我真的……”

  没有了声音。

  “叶修差不多了,准备走了。”陈果算是还清醒着,结完账招呼着大家回去了,“魏琛他们,包子和莫凡会和我一起把他们一起送回宿舍的,一帆要回家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 “好,教练慢走。”叶修搂着陷入昏睡的乔一帆,陈果道别。



3

  “钥匙……钥匙在哪里?”叶修在乔一帆的身上摸索着,终于在屁股上的包里摸到了钥匙,费力地打开门,把乔一帆放在床上。

  “看着瘦瘦高高的,没想到还挺沉的。”叶修喘着气,看着乔一帆躺在床上呈大字型,想着还是不要叫醒他算了,但衣服总是要脱的。

  鞋袜倒是顺利地脱了下来,外套也就费了一点力气,但裤子却不太好脱,乔一帆知道自己不会再上场,就在中场的时候去洗了个战斗澡,没有继续穿运动裤,而是牛仔裤,叶修是常年不穿这些的,就只会跪在床上扯了皮带,解开扣子,使劲往下拽。偏偏跪着又不太好使力,手就胡乱地碰到了小一帆。

  乔一帆被叶修的动作弄醒了,脑子里却依旧一片混乱,只能依稀地辨认出这里是他家,眼前的人,是叶修——他的暗恋对象。

  脑子瞬间只剩下:好想……他也这么做了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拉过叶修,位置转换,叶修躺在了床上,被乔一帆的身体压迫着。乔一帆把一只腿抵在叶修的两腿之间,叶修明显地感觉到乔一帆的炽热,在他的大腿。

  “一帆……嗯……”叶修刚想问怎么了,乔一帆就按着他的手用力吻住了他。乔一帆的动作有些青涩笨拙,一看就是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情小男孩。

  “求求你不要说话,我知道这只是个梦,但是我真的好爱你啊……叶修……”离开了叶修的唇,乔一帆声音些沙哑,第一次,他不再叫叶修前辈,表达着他的爱。

  “……?”叶修明显有些震惊,他确实感觉到乔一帆对他似乎有种莫名的情愫,但他以为只是依赖罢了,没想到……

  “叶修……”乔一帆又轻轻地落下一个吻,小心翼翼地,仿佛世间的珍宝。轻轻地,躺下,用力地搂着叶修。


4

  “啊!”叶修被乔一帆的惊叫唤醒,睁眼就看见乔一帆已经滚到床下坐着了。

  “一帆,叫什么呢?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。我都没有这样。”叶修掀开被子,除了一条内裤,没有其它了。

  “前辈……”乔一帆有些唯唯诺诺的,不敢看叶修的眼睛。

  “我记得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叫我的?怎么?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?”叶修起身,捡起裤子,摸了支烟点上。

  “那个……前……叶修……我是真心的,我回对你负责的!”乔一帆下定了决心,愣愣地看着叶修的眼睛。

  “噗嗤,”叶修被乔一帆呆呆的样子逗笑了,“我还没有答应呢?最多给你给机会。”

  “我……我会努力的!”乔一帆捏着拳头,以表决心。

  “看你表现咯?”叶修笑得灿烂,晃了乔一帆的心神。

5

  多年后某一天,某酒店床上,乔一帆愤怒地问到:“所以其实当年的那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?!”

  “但是你不是对我早有企图吗?”

  “……”

-----------------
成功写完
ଘ(੭ˊᵕˋ)੭*

[全职][喻黄]小骑士黄少天养成记(小番外:黄少天的日记)

正文没有完,只是突然想写番外了
用黄少天的视角写写

--------------

时间:荣耀历2017年10月2日
天气:晴

  巫师原来真的存在啊。

  明明就是为了打败他才跑到森林里去的,为什么看到他就不敢了,一定是我太弱小了。我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,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他的!

  不过我觉得他不是个巫师呢,他对我很好,很温柔,还给我做吃的,怎么看都不像个巫师嘛。

   嗯……他最像巫师的一点应该是他的头发真的好长,不知道多久没有剪过了,还是白色的那种,但是为什么他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呢?因为他是巫师吗?他可能活了好多年了吧……

  但是他张的也挺好看的,不像书上说的什么留着大胡子,脸上沟壑纵横,眼神阴郁,皮肤是病态的白,身形佝偻之类的那种感觉,他没有留胡子,脸上干干净净的,皮肤白净,眼睛里像有星星的那种,怎么说叫……深邃,是这个词语!人也挺高的,唔……大概和父亲差不多吧?

  哎呀不管了,反正现在还打不过他,想那么多干嘛。但是我长大了一定可以做到的!

  嗯!黄少天加油!

  (★>U<★)

(by终有一天会成为剑圣的小骑士)

-----------
今天就要回学校上晚自习了,更新看缘分吧……
(T_T)

[全职][喻黄]小骑士黄少天养成记(3)

ooc
大概两个星期没有更新这个了

---------------

1

  “睡不着吗?”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抱着枕头站在门口。

  “我……”黄少天脸上写满了纠结,顿了一会儿,搂紧了怀里的枕头,低着头,像是鼓足了勇气,“我……我可以和你……一起睡吗?”

  “嗯?”喻文州对黄少天的要求感到惊讶,又突然想起,“小剑圣不会是不敢一个人睡觉吧?”

  “才……才不是呢!”黄少天提高了音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。今天晚上的雪下得很大,狂风大作,卧室的窗户都被吹得吱吱作响,有些瘆人。黄少天本来不信神鬼之说,但是现在连传说中的巫师都存在,那是不是也有鬼的存在?窗外的声音仿佛是有妖魔鬼怪在大笑,听得本来就胆子不大的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 “呵呵……”喻文州倒也不拆穿黄少天拙劣的谎言,只是笑笑不说话,盯着黄少天。

  “好吧……我就是害怕怎么了?我不管!我就是要和你一起睡觉!”黄少天被盯得脸都有些烫了,可是想着外面可怕的声音,恐惧战胜了黄少天的倔强。黄少天也不管喻文州同不同意,拖着枕头,直径走到喻文州的床上躺好,拿被子蒙住脑袋,用手指堵住耳朵,心里默念: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。

  “小剑圣的胆子这么小啊?以后怎么能保护国家呢?”喻文州走到床边坐下,试着扯了扯被子,发现黄少天拽得紧紧地,生怕喻文州要赶他走。闷在被子里不说话。

  “好吧,那我熄灯了。”喻文州熄灭了房间的烛火,在黄少天的身边躺下。

  “诶……”喻文州刚想说不要捂着脑袋,不然会闷坏的。就发现被子里传来黄少天微弱而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 这么快就睡着了?还真是个孩子。喻文州摇摇头,安静地走到床边,拉开了些被子,让黄少天的脑袋露出来——不要捂得不能呼吸了才是。

  又拉起被子的一角盖在身上,黄少天似乎被拉开被子时灌入的凉风吹冷了,感觉到身边有个巨大的发热的炉子,使劲儿往喻文州怀里钻了钻,蜷缩在喻文州的怀抱。喻文州心里泛起涟漪,紧了紧怀里的黄少天,借着夜晚微弱的光芒,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安静的睡颜,莫名地满足。

2

  黄少天醒了,准确的说是被一阵食物的香味勾醒。揉着惺忪的睡眼,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端着香味的来源,一头长发用丝带随意地束着,在为早餐忙碌着。

  注意到黄少天的动静,喻文州顿了顿手中的动作:“睡醒了?先去收拾收拾再吃饭吧?”

  “嗯……”黄少天似乎还有些迷糊,软软糯糯地应了一句,乖乖地去收拾好了,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等着喻文州。

  “……小剑圣怎么了?吃饭了。”喻文州在黄少天的眼前晃了晃,唤回了黄少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魂魄。

  “……哦!好!”黄少天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,急匆匆地跑到桌子边上坐好。

  食物安静地躺着盘子里,散发着诱人的香气。黄少天也饿了,肚子都瘪了,也顾不得那么多,拿叉子戳起一块就往嘴里塞。

  “好烫!”果然,黄少天被烫到了,急急吐着舌头,顺便把食物咽了下去。

  “唉……你真是……”喻文州看得哭笑不得,忙去给黄少天端了杯凉水,黄少天喝了好大一口才舒服了些。

  “小心一点,不要着急,又没有人和你抢。”喻文州拿手帕擦了擦黄少天的嘴角。

  “#&%*%#&#……”黄少天含糊不清地念叨着,喻文州听不真切,却只是淡淡地笑着,看着。

3

  “那个……”黄少天站在门口欲言又止,吃过了早饭已经不早了,要是再不回去,骑士团的人该着急了,可是黄少天又有些犹豫,他觉得喻文州不是个坏巫师,那自己就没有理由再来找他,但是想到再也不能来找喻文州心里又有些难过。

  “好啦,该回去了”喻文州揉揉黄少天柔软的头发,像是看穿了黄少天的心事,“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随时来找我,我随时欢迎你的光临啊。”

  “真的可以吗?”黄少天原本有些黯淡的双眼瞬间又亮了起来。

  “当然啦,我的小剑圣。”喻文州觉得这个孩子很可爱,自然也不会拒绝他的来访。

  “那我们一言为定哦?”

  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 “好!那我走了哦?”黄少天刚刚踏出一步,就回头看向喻文州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啊!对了!”走了没几步,黄少天突然想起,“巫师大人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叫黄少天!”

  “喻文州。”

  “喻文州巫师再见!”

  “黄少天剑圣再见。”

----------------
没有赶在10.1发
算了
┐(´•_•`)┌ 无所谓

[全职][韩张]人质

黑道paro
黑道大哥韩文清×专属医生张新杰

hin久没更了,热衷于开坑
取名来自bgm《人质》我听的是李琦的那一版

------------

1

  夜已深,只有雨在街上下着,击打着地面。

  “快,再快一点!”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踩在地面的水洼,激起涟漪。

  “嘭——”霸图的大门被撞开,韩文清被架着回来了,浑身是血,外套和衬衫早已被混着雨水的鲜血染红。

 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早已入睡的张新杰。

  “怎么了?”张新杰揉着惺忪的睡眼,从衣服口袋里摸出眼镜戴上。

  “张医生,快!老大受伤了!”声音掩盖不住的慌张。

  “好,先把他抬到床上,先把他外套脱了。”张新杰依旧保持冷静,“我先去换衣服。”

2

  张新杰带着手套,小心地剪开韩文清的衬衫。伤的不轻有的伤口都被雨水浸湿,轻微地腐烂了,衬衫粘着伤口,不好处理。

  转身从柜子里找了瓶碘酒,镊子用酒精消毒,夹了块棉花,蘸了碘酒,先给韩文清消毒。

  扯掉粘黏着肉的布料,韩文清还是皱了皱眉,却不吭声。

  又仔细地把伤口消了毒,敷上药,缠好绷带。

  张新杰隔着手套,感觉到韩文清身体的冰凉,试了试额头的温度,太烫了。温度计一测,39.5℃,高烧。可能是淋了雨,伤口被感染导致的。

  张新杰还是找了退烧药,扶着韩文清,吃下。

  处理完这些,张新杰换了白大褂,打了盆水,拿毛巾给韩文清敷上。毛巾热了,又重新在水里泡了泡,拧干,敷上……

3

  韩文清醒了,可能是因为阳光太过刺眼。

  动了动手臂,却发现有个脑袋枕在上面,有点酥麻。那是张新杰,眼镜都还挂在鼻梁上,安安静静地趴在床边,浅浅的呼吸着。

  韩文清小心翼翼地抽出手臂,起身,把张新杰抱到床上,盖好被子,拉上窗帘。又静悄悄地离开。

  待韩文清关上门,原本熟睡的张新杰却睁开了眼睛,神色复杂地看着韩文清离去的方向。

-------------
混个更新,我就是坑本人没错了
_(:зゝ∠)_
祝大家国庆节中秋节快乐
虽然我只放三天

[全职][all叶]向导的正确打开方式(5)

很久没有更新了
吃着太太写的粮,觉得自己是个垃圾
然后就一直没有写
像条咸鱼

-----------------


1

  叶修日子过得太闲了,于是偷偷摸摸地自己背着学校去接了任务。

  任务内容很简单,只需要击杀几个C级的敌方机甲,地点是流离之地。叶修倒也不需要帮忙,单枪匹马地去了。

  流离之地是一片废墟,随处可见的倒塌建筑,残破的高楼耸立在贫瘠的土地上,狂风肆意地卷起无数尘土。这里是荣耀大陆的边界,只有一些的A级哨兵和几个S级哨兵长期驻守在这里,避免敌军的大规模入侵。更多的是接受任务的哨兵来这里执行任务。

  “嘭——”随着一声巨响,最后一架机甲轰然倒地,叶修操纵着君莫笑收回了千机伞。

  解除机甲,叶修看着手环有些出神。这是最初一版的手环,机甲也是最老式的,但是机甲的武器却是特别的,它是不仅适于多种职业,它还苏沐秋的心血。它一直存在手环里,从苏沐秋离开后,已经很久没有使用它了。

  “呼——”一颗子弹擦过叶修的耳畔。

  回过神的叶修下意识地摸上了手环的开关,回头。

  “一帆?大眼?”

  “前辈要小心点啊。”



2

  流离之地的风肆虐着,吹起叶修的头发。

  王杰希站在叶修的面前,身后是微草学院的众人。

  “一帆你怎么在这里?”叶修选择性无视王杰希的存在,看向躲在王杰希背后的乔一帆。

  乔一帆是兴欣的A级哨兵,看起来默默无闻的样子,但是掌控大局的能力却是出众的。叶修来到兴欣的时候看过他训练,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,便指点了他几句,乔一帆倒也是悟性好,得到叶修的指点之后,能力就有了明显提升。

  在微草的众人里看到乔一帆,叶修有点意外。

  “前辈……”乔一帆略有些羞愧,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既视感。

  “您好!您就是叶老师吧?我是乔一帆以前的同学,高英杰,今天只是一帆来找我玩,但是恰好微草有实战训练,我就带着一帆一起出来了。”站在乔一帆身边的高英杰站了出来,护着乔一帆。

  “英杰你好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问问。”叶修看着高英杰一副护着小鸡仔的样子,叶修只觉得好笑,“这就是你们微草的未来?”

  “让前辈见笑了,我相信英杰会做好准备肩负起微草的。”王杰希笑着回应,“倒是前辈,退役后怎么样了?要是过得不如意,不如来微草帮我训练这些孩子?”

  “啧,你们怎么都这样?”叶修摸了只烟,点上,“哥看起来那么像没有希望的人吗?”

  “看来很快能再在赛场上见到前辈了,我很期待。”王杰希眼前很快弥漫起烟雾,“不过今天微草还有事,我就带着他们先走了。”

  “慢走不送啊。”叶修挥挥手,和微草众人告别。

  “啊!对了。”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突然又凑近了叶修的耳朵,低沉道:“前辈的向导素味道我记住了。”

  叶修有一瞬间的僵硬:完了,怎么忘记隐藏了呢?




3

  叶修发现,从那天起,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,常常遇到微草的人,而且经常有王杰希。有时还莫名其妙地被逼着和微草的人切磋,叶修感到无奈,明明已经刻意隐藏了向导素的气味,还是会被找到。

  王杰希:前辈真是不小心。

--------------
不知道王杰希有没有太ooc

下一次更新是多久?
我也不知道
 ∠( ᐛ 」∠)_

今天没有更新
没有想法,脑子乱糟糟的,看自己的文觉得自己好辣鸡○| ̄|_
感觉更新就像写800字作文一样
开了四个坑,可能会埋了自己
觉得自己真的文笔不是很好,故事情节也乱
all叶那篇觉得写得和军校没有半毛钱关系,圆不回来了
´_>`
让我思考一下
现在每天晚上9:50放学回家大概10:30
更文就看能不能挤时间了

觉得自己好矫情,这么多废话
列表晚安